165谢绝转载_江湖遍地是奇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65谢绝转载


        第165章-你是我的小福将!

        往后几天,军营中似乎变得比先前忙碌。秦少宇与沈千凌虽很少有机会出帐篷,却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紧张气息。美娜达依旧每天都来探望秦少宇,不过一来他的身子总也不见好,二来十六搭可又吃醋的紧,于是便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紧逼要成亲,沈小受也终于松了口气。

        “我马上就要去大漠了。”这天中午,小山照旧送来中药,“你若是再不学如何煎药,可就没人教你了。”

        “不然你写张纸给我?”沈千凌表情为难,“我家先生身子不好,离不开我的。”

        “也行。”小山叮嘱,“总之你要是熬不好就去找公主,虽然最近人手紧,但她那么喜欢你家先生,总会想办法解决的。”

        “嗯。”沈千凌点头,又好奇道,“为什么最近会人手紧?”

        “但凡是有点时间的,都被可汗叫去砍木头。”小山道,“你们在帐篷里不知道,再往营地北面走上一些,闻起来都是木头香。”

        “砍木头?”沈千凌神情更茫然,“可汗打算休战在这里造房子?”

        “当然不是啦,砍木头是为了打仗,不过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小山咕嘟咕嘟喝完一杯水,“我要出发了,再晚些北门要关,想出去又要用银子打点。”

        “路上小心。”沈千凌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点心,“这是公主送来的,你路上吃。”

        “嗯。”小山接过点心,笑眯眯冲两人告别。

        “砍木头要做什么?”待到他走之后,沈千凌问秦少宇。

        “总不可能是烧火做饭。”秦少宇道,“不然我们去看看?”

        “要怎么看。”沈千凌皱眉,“你昨天才装过吐血昏迷,说是连床都起不了,又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就缓过劲,还要大老远跑去北面。”太玄幻了好吗,一点都不科学,况且若是真如小山方才所言,那北面一定会有重兵把守,不管用什么理由往里混,传到美娜达耳朵里也一定会让她怀疑。

        “望归花的消息探到了,又得知古力汗搞了一大批木头在北边,不管他是想用这批木头修房还是建车,看一眼自然会有分晓,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秦少宇道,“我们明晚杀出去。”

        “明晚?”虽说心里早有准备,沈千凌骤然听到这句话还是有些紧张。

        “嗯,明晚。”秦少宇捏捏他的腮帮子,笑道,“怎么,住的不舍的走了?”

        那当然不是啊!我特别期盼能早点回去好吗,最起码可以不必看你被美娜达占便宜,虽然没有吃到太多实质性的豆腐但就算只是摸一摸手也是非常烦的,根本不能忍!

        于是沈小受严肃点头,“好,我们明晚就杀出去!”

        非常霸气,真不愧是能生出凤凰的千年花妖,和凡人果真不一样!

        这个晚上,沈千凌趴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一阵子都没有睡着。

        “怎么了?”秦少宇捏捏他的后脖颈。

        “在想明天的事情。”沈千凌看他,“会不会有危险?”

        “自然不会。”秦少宇道,“我既然敢将你带进军营,也就有能力将你带出去,不用怕。”

        沈千凌闷闷扯了扯他的头发,“我是怕连累你。”

        “又乱想。”秦少宇将人抱进怀里,“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会是我的负担。”

        “嗯。”沈千凌把脸贴在他胸前。

        “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都未想过会对一个人喜欢至此。”秦少宇抱紧他,“全天下所有奇珍异宝加起来,也不能从我身边将你换走,又如何能说得上是连累。”

        情话什么的真是非常感人,沈千凌鼻子有些发酸,却又笑出来,“我也是。”

        “是什么?”秦少宇问。

        沈千凌撑起身子,凑过去在他唇角吻了一下,“我也顶喜欢你。”

        “有多喜欢?”秦少宇捏捏他的脸蛋。

        沈千凌严肃道,“如果你和儿子一起掉进河里,我一定先救你!”因为儿子会飞这真是太机智了!

        毛球在几十里外打了个喷嚏,然后躲进叶瑾怀里继续睡。

        躺枪这种事情真是非常无辜。

        “是吗?”秦少宇想了想,“那如果儿子被捆住爪子和翅膀,和我一起掉进河里呢?你先救哪一个?”

        沈千凌:……

        一定要区分的这么详细吗还是不是亲爹了。

        传说中的拳拳父爱稍微也要体现出来一点啊!

        “说。”秦少宇戳戳他的肚子。

        沈千凌薄情寡义道,“那我还是先救儿子好了,反正你武功那么高。”

        秦少宇:……

        “睡着啦。”沈千凌滚进墙角。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捏住了屁股。

        “不要闹。”沈千凌拼命贴近墙。

        秦少宇准确无误捏住了小小凌。

        你不要乱摸啊!沈千凌拧来拧去挣扎,悲愤的一比那啥,特别想嗷嗷叫。

        “横竖明天就要回去了,这种机会大概这辈子也就剩一次。”秦少宇在他耳边道,“我们不能浪费。”

        沈千凌泪流满面,少侠你的思方式维能不能不要这么变态,没有人会想在敌营嗯嗯好吗,太猎奇了!而且万一受到惊吓很容易会不举,不举这种事情简直想一想就要心碎。

        但是秦少宇显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于是在这个连空气中都充满硝烟气息的夜里,沈小受咬着手背,非常丧权辱国的交出了小小凌。

        “好看。”调戏够之后,秦少宇不忘低头亲一口。

        好看你妹。沈千凌泪流满面,悲愤指责道,“快给我穿裤子。”简直不要脸!

        “欠我一次。”秦少宇帮他整理好衣服,“回去要加利息。”

        沈千凌有气无力,这种不公平交易,还讲不讲道理了。

        “睡吧。”秦少宇把人重新抱进怀里。

        沈千凌闭上眼睛,刚打算舒舒服服睡觉,突然整个人都被抱起来,瞬间便躺到了床边的毯子上。

        刚摸完小小凌就被丢到了地上这件事情简直薄情寡义,特别惨。

        秦少宇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沈千凌会意,迅速闭上眼睛装睡。

        “公主。”帐篷外传来漠北兵的声音。

        “高公子今日情况如何?”美娜达问。

        “早上出来透了阵气,便回了帐篷。”漠北兵道,“也没听他怎么咳嗽,脸色比前几天要好。”

        “那就好。”美娜达掀开门帘走进来,“听上去像是快要痊愈。”

        沈千凌微微皱眉,一进门就满屋子酒味,显然她喝了不少。

        “高公子。”美娜达朝床边走。

        沈千凌迷迷糊糊揉眼睛坐起来,“公主怎么会这么晚过来?”

        美娜达理也未理他,径直坐到秦少宇身边,俯身就想亲下去。

        卧槽!!!!沈小受顿时五雷轰顶,快点停下来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和你拼命啊!

        秦少宇扭头躲开,眉头微皱看她。

        “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一定会高兴。”美娜达脸颊酡红,满身都是酒味。

        “何事?”秦少宇坐起来,沈千凌赶紧替他放好靠枕,顺便暗中掐了一把——你给我离她远一点!

        “今晚王设宴款待鬼师。”美娜达道,“将我的十六搭可给杀了。”

        沈千凌:……

        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而且十六搭可被杀了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难道不应该烧点纸钱哭一哭,完全找不到高兴的点在哪里啊。

        “杀了?”秦少宇微微皱眉。

        “没错。”美娜达点头,“他原本就是所有搭可里最凶的一个,如今死了倒也好,以后便没人能跟你争宠了。”

        “好端端的,为何可汗要杀他?”秦少宇不动声色问。

        “自然是因为他不懂事。”美娜达醉醺醺道,“王与鬼师正在商议正事,他却不识趣的争风吃醋,王听得不耐烦,于是便砍了他的脑袋。”

        “在谈什么事,能比公主的搭可还要重要?”秦少宇问,“若是不高兴,赶出帐篷便是,何必非要见血。”

        “在谈了不得的大事。”美娜达揉揉太阳穴,头疼道,“这几天火油已经运到,若是保存不好,可是要爆炸的。”

        沈千凌闻言心里一愣,火油?

        秦少宇嘴角一扬,“公主可要休息?”

        “我要你侍寝。”美娜达抱住他的腰。

        你你快点松手!沈小受醋意汹涌澎湃,表情非常杀气腾腾,特别想找拖着椅子干一架!

        “火油放在哪里?”秦少宇低声问。

        美娜达扑上去趴在他胸前。

        沈千凌拼命捏住拳头,快点把你那白花花的两团收起来!

        “火油放在哪?”秦少宇又问了一遍。

        美娜达伸手去解他的腰带。

        秦少宇手起掌落,在沈千凌气晕之前将美娜达打昏了过去。

        “喂。”沈千凌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把她打晕了。”

        “不然呢?”秦少宇下床,“难道还要等着被她扒衣服?”

        那倒也不用但是你现在打晕明早要怎么解释!沈千凌忧心忡忡道,“不然就说她是自己醉倒?喝醉的人应该没什么记忆。”

        “什么理由也不用。”秦少宇取出沈千凌的包袱,打开里头是一些药物暗器与夜行衣。

        沈千凌不解看他。

        “秦少宇道,“计划提前,我们不等明晚了。”

        “现在就要走?”沈千凌闻言小紧张。

        “没错,现在。”秦少宇亲亲他的额头,“再出去演最后一场戏,我们便回家。”

        沈小受深呼吸,然后严肃点头。

        那必须没有任何问题!

        营帐之外,两个漠北兵如同往常一样守在门口,突然门帘一动被掀开,沈千凌伸出脑袋看着其中一人道,“公主让你去吩咐伙房先准备热水,待到她说需要时再送过来。”

        “是!”漠北兵心里会意。

        “还有你。”沈千凌又看着另一个漠北兵。

        “我也要烧水?”那人闻言有些不解,“一人去通传便已足够。”

        “你不用烧水,你要和我去做一项特别任务。”沈千凌很神秘。

        “特别任务?”那人来了兴趣,先前被打发烧水的漠北兵闻言也停下脚步,打算听个热闹。

        可惜沈千凌不配合,见他还站着不走,立刻催促道,“快些去烧水,公主着急要。”

        漠北兵只好放弃八卦机会,朝着伙房小跑而去。

        “我要与你做什么特别任务?”另一人还在好奇问。

        “进来就知道了。”沈千凌退回帐篷。

        那人颠颠跟进去,就见美娜达正面朝墙躺在床上,秦少宇则站在屋内。

        “公主。”那人恭恭敬敬道,“不知公主——”

        一句话还没说完,秦少宇便一掌将他拍晕过去,相当干净利落。

        沈千凌冲他男人竖了下大拇指,干得好!

        秦少宇将漠北兵的衣服脱下来塞到床下,又将人拖到美娜达身边盖上一半被子,做出特别少儿不宜的画面,便与沈千凌换上夜行衣,趁着四下无人潜出了帐篷。

        “哪边是北?”沈千凌非常丢人。

        秦少宇低笑,拉着他的手朝北而去。

        而被打发去烧水的漠北兵回来后,见同伴不在,只当他是与沈千凌一同去执行公主吩咐的秘密任务,还好生羡慕了一番。

        帐篷里鸦雀无声,漠北兵怕有意外,于透过偷偷摸摸在门帘空隙往里看了一眼,立刻火燎一般闭上眼睛闪开,心里默念幸好公主没看到自己,不然一定会被杀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速度会不会稍微快了点,居然烧个水的时间就能完事,也不知道公主心里会不会失望。

        汉人的男子果真是中看不中用。

        军营之中自然四处都有人巡逻,不过秦少宇轻功了得,两人又穿着夜行衣,因此沿途并未被人发现。

        路过一处地方时,秦少宇停下脚问,“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嗯。”沈千凌点头,“是火油。”

        “按照风向,火油库应该在前头不远处。”秦少宇道,“若是顺利,说不定我们这次真能送古力汗一份厚礼。”

        “毁了火油库?”沈千凌猜测。

        “不止如此。”秦少宇捏起他的下巴亲了亲,“真是我的小福将。”

        沈千凌囧囧有神,少侠你说情话归说情话,但能不能稍考虑一下科学性。

        什么都没做就被说福将,就算脸皮再厚我也不好意思承认好吗。

        真是特别无功受禄。



  全本小说网阅读网址:m.xxqb5200.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