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谢绝转载_江湖遍地是奇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66谢绝转载


        166谢绝转载

        第166章-沈小受就是运气特别好!

        顺着空气中的气味,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存放火油的仓库,周围有不少人看管,防守很是严密。

        “下一步要怎么做?”沈千凌小声问。

        秦少宇流利道,“亲一下就告诉你。”

        沈千凌:……

        你真是认真来做卧底的吗。

        秦少宇把脸凑过去。

        虽然沈小受非常想呼他一巴掌,但最后还是愤然妥协,凑过去快速亲了一下!

        秦少宇嘴角上扬,“真乖。”

        “现在可以说了吧?”沈千凌揪住他的脸,“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

        秦少宇淡定道,“我也不知道。”

        沈千凌瞬间就怒了!

        不知道你让我亲!

        奸商什么的真是特别过分!

        “先去北面看看那些木头。”秦少宇一把抱起他,闪身朝北而去。

        随着距离逐渐缩短,空气中原木的香气越也来越浓,与周围沙漠显得格格不入。秦少宇带着人躲过守卫,进到了一座堆放杂物的毡房里。

        “好黑。”沈千凌声音很小。

        “没人。”秦少宇将他抱在怀里,“别怕。”

        “这是哪里?”沈千凌问。

        秦少宇低头亲亲他的脸蛋,“库房。”

        沈千凌:……

        说话就好好说话啊!

        “眼睛还要过一阵子才能适应。”秦少宇捏起他的下巴,“时间不能浪费。”

        沈千凌怒道,“你这样是不对的,做……唔。”

        秦少宇搂紧他的腰,缓缓加深了这个亲吻,待到两人终于分开时,沈千凌小受已经再次对他这个“随时随地都能嗯嗯和亲亲的男人”绝望了。

        黑暗之中,秦少宇看着他笑,眼神清亮而又帅气。

        沈千凌怒踢了他一下,略面红耳赤。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就见四下堆满了木材,还有一些拼装到一半的木架。

        “战车?”沈千凌问。

        “不像。”秦少宇蹲下仔细看,“况且沙漠之中也用不到战车。”

        “那是什么。”沈千凌看了看木头的两端,“都削好了形状,应该也是要拼在一起的。”

        完成了一半的木架上钉着一张羊皮纸,秦少宇掏出火折,照着扫了两眼,心里已然有了大概。

        “看完就吹掉啊!”沈千凌张开衣服替他挡着光,非常紧张。

        “吹了多可惜。”秦少宇将羊皮卷点燃,丢进了一堆木材的缝隙里。

        沈千凌脑海里立刻涌现出“杀人放火”四个大字,非常应景!

        “走。”秦少宇拉着他的手从另一侧溜出去,身形快如疾风,一眨眼便隐匿在了夜色之中。

        “失火了!”片刻之后,身后传来惊呼声,四周瞬间便嘈杂了起来。

        “我们现在要去哪?”沈千凌问。

        “火油库。”秦少宇抱紧他,“再送份礼物给古力汗。”

        由于存放木材的地方失了火,因此火油库的守卫闻询也惊慌了起来。毕竟木头烧起来只是毁掉财物,火油若是烧起来,可是要出人命的。于是众守卫纷纷进库检查,秦少宇看准时机,飞起一脚将营地前用来插旗的大石墩踹飞,直直朝着最近的库房砸了进去。

        一声巨响之后,十几个油桶咕噜噜滚了出来,火油汩汩进沙地,瞬间空气中便弥漫起刺鼻的味道。

        “什么人?”有守卫大叫。

        秦少宇左手抱紧沈千凌,右手随手抽出一把刀,只一招便将冲上来的漠北兵砍倒一片。

        “来人啊!有刺客!”漠北兵心知这人武功了得,于是纷纷握紧武器,想着能有多些人来应援。可惜方才木材库一失火,绝大多数都跑去那头帮忙,一时半会也无法赶来,因此不多会便被秦少宇杀得溃不成军,一个接一个被拎起来丢进仓库,砸的火油桶七零八落,滚得四处都是。

        “杀刺客!”远处传来一阵震天呼声,显然是大部队接到消息赶来。沈千凌紧张到手心冒冷汗,秦少宇抱着他平地跃起,翻身跃上一匹战马,竟是朝大军杀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狂风猎猎吹痛脸颊,沈千凌连呼吸都快停止,跑路难道不是应该想方设法躲着敌人,这种时候就不要犯这种方向性的错误了啊!

        漠北兵大概也是第一次见有人在这种情况下不退反进,于是都有些摸不清底。秦少宇单手执刀狂奔而来,锋刃在月光锋刃闪耀隐隐银光,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与炸药气味,不像是人,倒更像是杀红了眼的鬼神。

        “给我冲啊!”其中一个头领样的人发出命令。

        秦少宇嘴角扬起,右手握紧刀柄。

        战马如同烧红的铁叉一般,斜里刺进敌军战队,所到之处惨叫不断,杀声四起,沈千凌紧紧闭着眼睛,却还是能感觉到不断有滚烫的液体溅到脸上身上,脑海空白一片,只盼着受伤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是他。

        “拿好!”秦少宇往他怀里塞了个东西。

        沈千凌赶忙抱紧,睁眼就见是一把弓箭。

        战马腿被砍伤,秦少宇搂紧他的腰,纵身黑鹰一般腾空而起,脚尖刷刷踩过人头,朝北一路而去。

        “抓住他!”古力汗听到消息策马赶来,就见库房已然狼藉一片,于是勃然大怒,抽出刀率先追了上去。

        秦少宇抱着沈千凌跃上瞭望台,将上面的漠北兵踢了下去,随手将战旗撕成布条捆在箭上,点燃后朝火油库房射去。

        三支利箭流星一般划过夜空,在空中留下道道光影。

        “趴下!”漠北兵猜到他的意图,顿时惊呼出声。秦少宇抱着沈千凌跳下高台,一路朝外杀去。

        身后火光腾空而起,霎时染红半边天。耳边不断有爆炸声传来,敌营煮粥一般乱成一片,几百匹战马受惊四窜,原本在大门看守的漠北兵远远看到这两个满身鲜血的人,都如同撞到修罗一般忙不迭逃窜,生怕一不小心送了命。

        战马四蹄踏风,带着两人出了敌营大门。西北大漠的旷古长风迎面扑来,吹散了血腥气和杀戮味,沈千凌侧身坐在马上抬头看他,眼睛里有细碎光芒。

        “怕不怕?”秦少宇问他。

        沈千凌摇头,“我知道,你最厉害了。”

        秦少宇大笑,策马扬鞭朝北疾驰,沿途胡杨漫漫,在沙地上倒映出斑驳阴影。

        漠北军营里,古力汗看着狼狈一片的营地,喉咙泛上腥甜。

        “可汗保重。”鬼猴站在他身边,脸色如同阴雨天。

        “到底是谁,怎么跑进来的!”古力汗怒吼,“军营各个入口都有重兵把守,何至于竟然会混进来两个外人!”

        “可汗为何不去问问公主?”鬼猴冷冷道,“除她之外,也没有人能轻易带陌生人进来。”

        “可汗。”一个漠北兵大汗淋漓跑过来,“公主,公主被人打晕了。”

        “什么?”古力汗吃惊。

        “属下听闻有刺客混进来,于是便想让公主多加注意,谁知在帐外叫了好几声都没人答应。”漠北兵跪在地上,“然后属下便斗胆进了营帐,却发现公主正昏迷不醒,身边躺着的人竟然是阿北,先前那个十八搭可已经杳无踪迹。”

        古力汗脸色煞白。

        “怪不得能将公主迷得神魂颠倒。”鬼猴冷笑,“原来是个真有本事的人。”

        古力汗一语不发,大步朝营帐而去。

        “鬼师。”漠北兵的一个首领上前问,“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你觉得呢?”鬼猴反问。

        首领讪讪不敢说话。

        “精心准备却因为女人功亏一篑,果真是没有干大事的命。”鬼猴目光冰冷。

        首领识趣退下,四周也无人再敢出声。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沈千凌迷迷糊糊打了个呵欠,又往身边之人怀里蹭了蹭。

        秦少宇笑出声,“小猪。”

        “嗯?”沈千凌睁开眼睛。

        “天快亮了。”秦少宇道,“冷不冷?”

        “不冷。”沈千凌看他,“你一夜没睡?”周身都暖洋洋的的,显然是他怕自己着凉。

        “算不得一夜,你也才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秦少宇道,“走吧,我们今天应该能追到小山。”

        “要找他?”沈千凌站起来。

        “我们带他一起回去。”秦少宇道,“倘若是个聪明人,自然应该清楚该跟着谁。”

        “嗯。”沈千凌问,“那树上的记号呢?你有没有找到。”

        “应该就是这些三角形的凹痕。”秦少宇道,“不算难找。”

        “那走吧。”沈千凌伸了个懒腰,“早些回家洗澡。”满身血这件事简直非常让人倒胃口。

        秦少宇嘴角上扬。

        沈千凌用非常无语的眼神看他男人,你不要每次一听到洗澡就这副表情啊,真是非常变态,昨晚那个霸气侧漏的大侠一定和你是两个人!

        精分什么的真是可怕啊……

        漠北战马虽说比不上踏雪白,不过也是在大漠里跑惯了的,脚程并不算慢。临近傍晚之时,两人果然便在路边一棵胡杨林下撞见了小山。

        “……”由于两人已经卸下脸上伪装,又满身是血,因此小山难免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将嘴里的烤饼使劲咽下去。

        “你慢点。”沈千凌看得担心,“小心噎到。”

        话音刚落,小山就猛烈的咳嗽起来。

        沈千凌:……

        原来我这么乌鸦嘴。

        那一定要好好利用一下。

        古力汗马上就要挂了挂了挂了挂了,这个必须要灵!

        秦少宇将地上的水囊捡起来,拧开递过去。

        小山喝了一大气,终于缓过呼吸,有些警觉的看着两个人。

        沈千凌索性主动开口,“你师父不是什么好人,你跟他学不到什么东西的,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你们到底是谁?”小山问。

        “我们是楚军的人。”沈千凌道,“若是你答应以后不再助纣为虐,一定会比现在过得好。”

        “你们是来找我的?”小山皱眉。

        “不是。”沈千凌摇头。

        小山指指反方向,“那你们走错路了,回去楚军营中应该走那边。”

        “你呢?”沈千凌问,“跟我们一起走吧,你又不坏,为什么要跟着鬼猴。而且你自己都说了,他也不是真的想教你东西,只是拿来做杂役使唤而已。”

        “我当然不坏。”小山撇嘴。

        “我们两个还是好朋友,对吧?”沈千凌很有耐心也很有诚意。

        “你叫什么名字?”小山问。

        “沈千凌。”沈小受这次说了实话。

        “是你呀。”小山吃惊睁大眼睛,“我先前听过你的。”

        “是吗?”沈小受蛋蛋不好意思。

        “你真的会幻化雷电呼风唤雨?”小山围着他看。

        沈千凌:……

        你想多了我真的不会。

        “那你就是秦宫主?“小山又看秦少宇。

        秦少宇点头。

        小山眼底艳羡,“你有凤凰?”

        秦少宇继续点头。

        “所以跟着我们一起回军营吧?”沈千凌握住他的手,“找到望归花之后,我们便一起回家,到那时再帮你找一个真正的师父,不再利用你,会教你真的本事。”

        看着他写满诚恳的眼神,小山终于点了点头。

        夜色如水,三个人两匹马,朝着大漠深处继续前行,马蹄翻飞,溅起一路滚滚黄沙。

        而在楚军营帐中,叶瑾正在给毛球喂米糊。

        “怎么又在吃东西。”沈千枫一进屋就皱眉。

        “长身体当然要多吃。”叶瑾又捏了几粒牛肉碎放进去。

        “啾!”毛球心情很好,仰起脑袋欢快叫。

        “再长也架不住一天五顿。”沈千枫哭笑不得,“况且凌儿临出发前特意叮嘱,不能让它吃太多。”

        “我是大夫,自然知道拿捏分寸。”叶瑾揉揉毛球的肚子。

        小凤凰打了个大饱嗝,显然非常撑。

        叶瑾:……

        “好了,不许再吃了。”沈千枫把毛球抱起来,转身放在窗台上,“自己去玩。”

        毛球留恋无比回头看了眼米糊碗,张开小短翅膀被暗卫抱上了房。

        “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沈千枫坐回他身边,“近日里我忙军务没顾得上你,每个人都跟我说你瘦了。”

        “谁这么闲啊!”叶瑾闻言惊怒,老子是胖是瘦都有人打小报告!

        “带你去吃宵夜。”沈千枫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不吃。”叶瑾抱住门框,“我要睡觉。”

        暗卫蹲在屋顶倒吸冷气,叶谷主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奔放真是太棒!

        “想什么呢!”叶瑾怒视屋顶,“龌龊!”

        暗卫:……

        联想一下都不行吗叶谷主怎么能如此凶悍也不知道沈大少爷怎么会受得了,所以说到底还是夫人好一蹦一跳天真烂漫非常软我们简直想的一比那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啾!”毛球趴在屋顶上,小黑豆眼一眨不眨盯着沈千凌和秦少宇的房间。

        暗卫见状纷纷热泪盈眶,我家少宫主可孝顺,说不定还会趴在这里整整一夜风吹雨淋不挪窝,这种画面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忍不住要哽咽。

        “下来。”云绝歌在院子里冲它伸手。

        毛球立刻兴高采烈冲了下去,准确无误蹭到了软绵绵,“啾。”

        暗卫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纷纷骄傲挺胸。

        没错我家少宫主果然非常孝顺,只有内心伤痛才会一叫就走因为的确很需要安慰!

        这实在是太感人了。

        脑残粉程度再次得到提升,真是可喜可贺。

        又过了几日,秦少宇终于带着沈千凌回到了军营,众人原本正在饭厅吃饭,听到消息后都赶忙赶过来,却被暗卫告知宫主与沈公子正在沐浴。

        “没受伤吧?”楚渊关切。

        “自然没有。”暗卫摇头,我家宫主怎么会受伤真是非常玄幻。

        “那便好。”楚渊又问,“东西呢,有没有找到?”

        “在这里。”暗卫扬扬手里的袋子,“原本打算送去给叶谷主的。”

        “真找到了?”叶瑾上前打开后看了一眼,惊喜道,“真的是望归花!”



  全本小说网阅读网址:m.xxqb5200.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