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谢绝转载_江湖遍地是奇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67谢绝转载


        第167章-回家!

        洗完澡后,秦少宇又从厨房叫了些清淡的饭菜,叮嘱沈千凌吃完之后好好休息,这才转身出了门。

        “啾!”毛球一扭一扭跑进屋,奋力跳到桌上,兴致勃勃看着沈千凌,小黑豆眼可萌。

        沈千凌嘴角上扬,伸手揉揉它圆滚滚的身子。

        “宫主。”暗卫正带着小山在屋外等。

        “你跟我一起过去吧。”秦少宇对小山道,“若是皇上问起来,就说你只是负责给鬼师打杂煎药,应当不至于被牵连。”

        “要见皇上?”小山闻言一愣,“我我我能不去吗?”

        “皇上又不会吃了你。”秦少宇道,“况且若是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如此顺利找到望归花,单凭这一点,也足以将功折过,说不定还会有封赏。”

        “……那你要说话算话。”小山想了想,“我不要封赏,只要在仗打完后找个村子安安静静过日子。”

        秦少宇一口答应,两人这才一道去了书房。

        “喝了。”刚一进门,叶瑾就递过来一大海碗浅色的药汁。

        秦少宇皱眉,“什么东西?”

        叶瑾冷静道,“五毒汤。”

        秦少宇:……

        “快点喝。”叶瑾催促。

        “是望归花。”小山在一旁小声提醒。

        叶瑾看了他一眼,“你是谁?”

        小山看了秦少宇一眼,有些怯场。

        “是帮我找到望归花的人。”秦少宇喝完药后,将空碗放在桌上,“名字叫小山。”

        “这次辛苦你了。”楚渊拍拍他的肩膀,“小瑾说他很快就能制成解药,云姑娘也就能进入鬼城破解阵法,我们又离胜利近了一步。”

        “这次我混入漠北军营,还误打误撞发现古力汗从北方罗刹国偷运了不少圆木与火油。”秦少宇道,“若猜得没错,他应当是要用高木架投火油弹攻城。”

        “火油弹?”楚渊闻言皱眉,“那我们要加快进程才好。”

        “也不必着急。”秦少宇道,“我带着凌儿杀出来之时,顺手将火油库给炸了。”

        这真是非常酷炫!

        屋内众人:……

        “火油引燃了炸药,战马受惊四下逃窜,漠北军营现在已然士气大落。”秦少宇继续道,“而且当晚刮得是西北风,若是我们运气好,说不定古力汗连粮草库都没保住。”

        这究竟是什么狗屎运啊……叶瑾简直要膜拜他。

        楚渊也大喜过望,“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天佑我大楚!”

        “怕是要你多辛苦几天。”秦少宇看着云绝歌,“十有八|九,古力汗现在已经开始率军撤退,早一天将大漠鬼城阵法破解,楚军便能早一日乘胜追击,大捷便指日可待。”

        “放心。”云绝歌点头,“就算不眠不休,我也定然在三日内研究出结果!”

        “此番万事俱备,接下来就只等攻入漠北王城!”这么多日下来,楚渊心情总算畅快了些,“待到班师回朝之日,我定重谢诸位!”

        “皇上。”侍卫在屋外禀告,“李将军求见。”

        众人对视一眼,叶瑾坐在桌边,单手撑着腮帮子啧啧,“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

        “皇上打算如何应对?”沈千枫问。

        “再拖一阵。”楚渊眼底有些狠意,“找出朝中所有与他有关联的,这次朕要一网打尽!”

        下午时分,沈千凌懒洋洋打了个呵欠,睁开眼睛坐起来。

        “啾!”毛球从被子里钻出来,也跟着打了个呵欠,几根呆毛非常凌乱。

        沈千凌失笑,抱着它揉了揉。

        “公子。”暗卫听到动静,在门外道,“属下可否进来?”

        “嗯。”沈千凌下床穿鞋,“什么时辰了?”

        “快吃晚饭了。”暗卫进屋后将手里的盒子放在桌上,“宫主还在议事,让属下先把这个送给公子。”

        “谢谢。”沈千凌好奇,“是什么?”

        暗卫还未来得及说话,毛球便已经张开翅膀扑棱到桌上,用非常绵软的姿势缓缓趴在了盒子上,小表情特别销魂。

        沈千凌:……

        装毯子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情你就不要干了啊!明明长得这么圆!

        “是雪琉璃与青石榴。”暗卫道,“还有宫主先前特别吩咐,找工匠用香木做的盒子。”

        沈千凌闻言一愣,轻轻掀开盒盖。就见两颗珠子一颗雪白一颗嫩绿,正躺在盒中淡淡闪光,看上去很是莹润。香木盒也被恰好分成九格,以确保珠子不会再次连到一起。

        “啾!”毛球眼神略捉急,用脑袋蹭沈千凌——快拿出来要玩!

        “属下先出去了。”暗卫低头告退。沈千凌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小包袱,把其余的灵石一个个放了进去,盒子里顿时流光溢彩,小凤凰喜欢到不行,耍赖趴在上面,仰头用非常萌的眼神看沈小受——特别特别想要!

        沈千凌笑笑,用食指挠挠它的翅膀,神思却有些恍惚。

        事情一路发展至此,第九颗灵石怕是也会阴错阳差落在自己手里。一想到或许真的能回去,心里却没来由慌了一下——离开先前那个世界已经太久,记忆模糊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况且若是身边若是没有他,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啾!”大概是看出他情绪有些沉重,毛球万分不舍从盒子上跳下来,站在桌边用爪爪踢他,以表示“我不要了收起来吧”,真是非常懂事!

        沈千凌把盒子放回柜子里,抱着毛球趴回床上,深深叹了口气。

        晚些时候秦少宇才刚一回来,暗卫立刻严肃禀告,说沈公子晚上没有吃饭,甚至连汤也没有喝!

        “好端端的怎么不吃饭。”秦少宇皱眉,伸手推开屋门。

        “啾!”毛球正蹲在桌子上吃蜜瓜泥,顺便张开翅膀冲他爹眨眼卖了个萌。

        秦少宇揉揉它的脑袋,走过去坐在床边,“怎么了?”

        “没什么。”沈千凌坐起来,“头有些晕,不想吃东西。”

        “着凉了?”秦少宇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没有发烧,除了头晕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大概是白天睡得有点多。”沈千凌没什么精神,“与皇上商议的如何?”

        “原本是打算带你回江南的。”秦少宇将他抱进怀里,“不过若是你身子不舒服,我们就再等几天,不急在这一时。”

        “带我回江南?”沈千凌闻言吃惊。

        “嗯。”秦少宇捏捏他的脸颊,“我们回去成亲。”

        回!去!成!亲!

        晴天一道霹雳响,沈千凌被活活震住了!!!!!!

        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但是骤然听到这句话还是非常紧张!!!

        秦少宇失笑,“这是什么表情。”

        “仗还没打完。”沈千凌好不容易才纠结出一句话。

        “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秦少宇道,“漠北叛军已经遭遇重创,现在这样子若楚渊再打不赢,那也不必做这个皇帝了。”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你不要随便说啊!沈千凌定了定神,“那那那李威远呢?他还没有解决掉。”

        “交给千枫与叶瑾。”秦少宇道,“朝中其余叛臣有千帆解决,不必我们插手。”

        沈千凌:……

        找不到别的理由真是好捉急。

        ……

        ……

        “说话。”秦少宇捏起他的下巴。

        沈千凌拼命深呼吸,然后老老实实道,“我有点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秦少宇被逗笑,“怕我吃了你?”

        “不行,我要冷静一下。”沈千凌推开他,把自己整个裹紧了被子里。

        毛球蹲在桌上,用非常同情的眼神看他爹。

        秦少宇随手扬起一道掌风,将儿子扫了出去。

        暗卫赶紧扑过来接住。

        “啾!”毛球躺在暗卫手心踢爪爪,小黑豆眼很兴奋,非常想再玩一次!

        暗卫泪流满面,我家少宫主真是非常单纯,被丢出来还这么高兴。

        简直心酸。

        半柱香的功夫后,沈千凌觉得有点闷,于是把被子掀开一条缝隙透气。

        秦少宇伸手把人拎了出来。

        “我还没有考虑好!”沈千凌抱着被子抗议。

        “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秦少宇抱紧他,“难不成你想始乱终弃。”

        沈千凌诚恳道,“正有此意。”

        “那我就去上吊。”秦少宇非常坚定。

        沈千凌:……

        少侠你稍微有点追求啊。

        “看着我的眼睛。”秦少宇抬起他的下巴。

        沈千凌囧囧有神,这种一秒变琼瑶的狗血台词。

        “先前明明都说好仗打完就成亲。”秦少宇看着他,“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又不肯。”

        “不知道。”沈千凌把脑袋埋在他肩头,觉得心里有些乱。

        “若你怕不习惯追影宫,我们就先住在日月山庄。”秦少宇拍拍他的背,“或者是你想去四处看看也行,我都陪着你。”

        沈千凌闷闷搂住他的腰。

        “先带你回日月山庄好不好?”秦少宇试探,“暂时不想成亲也没关系,我等你。”

        “我要和你成亲的。”沈千凌道。

        “那我可当你答应了。”秦少宇看他,“再过小半年,追影宫附近会漫山遍野开满火风铃,你见了一定会喜欢。”

        “战场上的事真的没关系了吗?”沈千凌问。

        秦少宇点头,“楚渊虽说羽翼未丰,却总归也是做皇帝的料,又有那么多人帮他,不会出太大岔子。”

        “嗯。”沈千凌冲他笑笑,“那我们就一起回家!”

        三天之后,追影宫众人果然便从营地撤出,一路向南而去。

        小院变得安静下来,叶瑾坐在桌边很怨念。

        “待到战事结束,我们也就能回家了。”沈千枫替他倒了杯热茶,“最多分开两三个月,算不得很久。”

        “谁要跟你回家。”叶瑾默默望天。

        “皇上已经答应将来会为我们赐婚。”沈千枫握住他的手,“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赐婚我就一定要答应吗!”叶瑾怒。

        “我不想你以后在日月山庄吃亏。”沈千枫捏捏他的腮帮子,“赐婚虽说只是一个形式,却会让我们以后少走许多弯路。”

        “那也不成亲。”叶瑾傲娇无比,“老子闲云野鹤惯了。”

        “即便是成了亲,我也不会妨碍你任何事情。”沈千枫很有耐心,“只想以后能好好照顾你。”

        叶瑾:……

        为什么最近学得越来越会说话,还有这种情圣一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简直不要脸。

        沈千枫抬起他的下巴,低头温柔亲了上去。

        叶瑾非常愤然的闭上眼睛。

        追影宫暗卫熟练放回瓦片,然后心满意足躺在屋顶看云。

        所以说留下帮忙果然是对的,叶谷主居然会娇弱脸红这真是非常难得。

        可惜就是听不到少宫主啾啾。

        暗卫遗憾叹气,揉了揉身边的一只不知道从哪捡到的无辜鸡仔。

        过一过手瘾也是好的。

        诚如秦少宇所预料,有了望归花驱散迷雾,云绝歌很快就研究出了破阵之法,鬼城在一夜之间被彻底摧毁。楚渊紧随其后御驾亲征,率领大军浩浩荡荡杀出边关,将正在撤退的漠北叛军堵在了大漠深处,两天激战之后,古力汗被沈千枫生擒,叛军死伤无数,漠北部族一蹶不振,纷纷跪地请降。

        十年纷乱一年激战,楚军终获大捷,而饱受匪患的边关百姓也终得安宁,于是纷纷宰了家中最肥美的牛羊,拿出窖藏的美酒,燃起篝火与楚军将士一同载歌载舞,欢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景象,楚渊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底下欢唱跳舞的士兵与子民,眼底被篝火洒满光芒。

        “你看,当了皇帝就是这么无聊。”一处沙丘上,叶瑾靠在沈千枫怀里,“永远也不肯暴露自己的情绪。”

        “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沈千枫握住他的手,“你想要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他想要万里河山君临天下,谁也体会不来对方的心境。”

        “那你呢?”叶瑾问,“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沈千枫道,“也想要武林从此再无血雨腥风。”

        叶瑾撇嘴,“不可能。”

        “我也知道不可能,武林之中心怀叵测之人又岂是少数。”沈千枫道,“但那又如何,有希望总是好的。”

        “我没说武林。”叶瑾傲娇脸,而是在说前一个!

        “两个心愿,总得让我实现一个。”沈千枫在他耳边道,“不然多可怜。”

        “管你。”叶瑾换了个姿势,头枕在他腿上看星星。

        歌声逐渐淡去,胡琴身从远处传来,悠扬而又动听,空气中酒香弥漫,叶瑾闭眼道,“一辈子这样也不错。”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每年都带你来。”沈千枫与他十指相扣。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李威远吧。”叶瑾看着他,“此人始终是楚渊身边一颗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事。”

        “漠北大捷之后,皇上已经将兵权夺回来不少。”沈千枫道,“李威远暂时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你也说了,只是暂时。”叶瑾拽拽他的衣襟,“往后呢?”

        “要除掉李威远,对我而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沈千枫道,“皇上之所以按兵不动,一来是为了稳军心,毕竟刚刚大战告捷就杀了将军,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夸大;二来就是为了找出朝中他暗布下的旗子,以彻底绝后患。”

        “然后呢?”叶瑾问,“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我们要暗中跟着皇上,一路保护他班师回朝。”沈千枫道,“至于其他事情,交给他自己处理便好。”

        “还要跟他回去?”叶瑾一听就不高兴了,怎么还没完没了。

        “他是你的哥哥。”沈千枫被逗笑,“怎么这副样子。”

        “你确定他自己能解决?”叶瑾坐起来,“若他十年八年想不出法子应对,李威远又改变主意不谋反了,那我们难不成要一直暗中保护?”

        “他既然是皇帝,就必须要学会如何化解危机。”沈千枫道,“况且此次漠北大捷起码有一半是少宇的功劳,相比起来,留给他的李威远只能算是小问题,若连这点事都解决不好,又谈何君临天下?”

        “你是担心万一我们做太多,会让他觉得受到了威胁?”叶瑾皱眉。

        沈千枫点头。

        “所以你看,皇帝就是这么累,连朋友也不能有。”叶瑾叹气,“其实这普天之下,又哪有那么多人会觊觎他的皇位。”

        “身处九五之位,许多事情也由不得他。”沈千枫让人靠在自己怀里,“我们求个问心无愧便好。”

        深蓝天幕厚重如同丝绒,繁星闪烁,连成一片闪亮银河。

        楚渊依旧站在高台,看着沙丘上相拥而坐的两个人,嘴角有些笑意。

        “皇上。”内侍替他送上披风,“快要起风了。”

        “你跟着我多久了?”楚渊开口问他。

        内侍道,“回皇上,将近十年了。”

        “若是你哪天不想待在宫中了,尽管跟我讲。”楚渊道,“我定然会放你走。”

        内侍吓了一跳,“皇上何出此言?”

        “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楚渊转身往楼下走,“若是喜欢闲云野鹤策马江湖,强留在宫中也没意思。”

        内侍小心翼翼道,“皇上在说叶谷主?”

        楚渊看着他笑,“你倒是聪明。”

        “皇上过奖了。”内侍扶着他,“一年多以来叶谷主对皇上如何,奴才都看在眼里,他虽然嘴上不饶人,心肠却是个极软的,若是皇上想要他留下——”

        “罢了。”楚渊打断他,“朕只剩下这一个弟弟,由他去吧。”只盼将来两鬓斑白之时,身边还能有个说话的亲人,便已经很好了。

        处理好漠北的残局后,楚军终于拔营返朝,而百姓对楚渊也终于完全臣服尊敬起来,大军每路过一座城镇,几乎都有百姓夹道欢迎,一派繁荣喜乐景象。沈千枫与叶瑾明里告别楚渊,说是要去琼花谷,暗中却一直尾随车队保护,而楚渊身边的侍卫也混入了几个暗卫,以防李威远突然发难。

        叶瑾一边吃糖山楂一边道,“我们这次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嗯。”沈千枫拿掉他嘴边的糖渣,“其实就当是打完仗沿途看看山水,再顺道去趟皇宫也不错。”

        “你见过这么偷偷摸摸看山水的吗!”叶瑾默默吐槽。

        真是非常犀利!

        而再往南方一些,沈千凌正站在树下抬头指挥,“左边左边,再往左边一些,有一颗又大又红的。”

        “哪里?”秦少宇蹲在树上四处找。

        暗卫抱着毛球站在不远处,简直忍不住要落泪。

        这真的是我家宫主吗。

        为什么姿势这么猥琐。

        摘野果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做就好了啊!

        幸好没有被外人看到,不然怎么得了。

        “好了。”秦少宇跳下树,找了两个最大的递给沈千凌,其余的全部丢给暗卫。

        毛球兴奋张开翅膀,一看就很好吃它爹真是非常好。

        “都被划伤了。”沈千凌帮他擦擦脸,“打仗也没见你受伤。”

        “那是自然。”秦少宇流利道,“仗是给别人打,为什么要了为别人受伤。”

        沈千凌:……

        这种需要想一下才能明白的情话真是好高级。

        “出了这座山,应该能赶上荷花镇的灯笼节。”秦少宇问,“要不要去看?”

        “不要。”沈千凌坚决摇头。

        “为什么?”秦少宇不解,“很热闹的。”

        “我想早些回家。”沈千凌把一个野果擦干净递给他,“想要游历江湖,将来有得是时间。”

        “说的也是。”秦少宇将他抱进怀里,“游历江湖有的是时间,我们先把最重要的事情办掉。”

        “啾!”毛球也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秦少宇捏住它,轻轻放在沈千凌手心笑道,“再不成亲,儿子都该长大了。”

        毛球眯起眼睛,可幸福!

        心里有了念想,时间也过得快了起来。江南柳叶从绿变黄,最后被一场疾风卷上天。小雪纷纷扬扬落下,本该是安安静静围在屋中吃暖锅的时节,日月山庄里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因为小少爷要回来了。

        由于先前已有人先行通传,因此这日一大早,日月山庄里便张灯结彩,门前挂了两串硕大的鞭炮,很是喜庆。百姓问询也纷纷挤在门口路边,准备看热闹。

        “来了!”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声,众人闻讯纷纷踮脚看,就见在路的尽头,一匹白色高头大马正四蹄腾空疾驰而来,马背上坐着两个人,一个黑衣如墨,一个白衣胜雪。

        “凌儿!”沈夫人被丫鬟扶着,急急从台阶上往下走。

        秦少宇抱着沈千凌翻身下马,将人轻轻放在地上,又将他身上的貂裘解下来,以免走路踩到摔跤。

        围观百姓纷纷落泪,果然非常恩爱,真是太感人了。

        “娘亲。”沈千凌满心欢喜,一路跑过去。

        “凌儿啊。”沈夫人拉着他的手上下看,红着眼眶道,“两年不见,好像长高了些。”

        沈庄主也心情很好,脸上难得乐呵呵。

        “岳父。”秦少宇上前。

        “辛苦你了。”沈庄主拍拍他的肩膀,“进屋再说。”

        秦少宇点头,跟着他一同进了大门。

        “走,我们也进屋。”沈夫人摸摸他冻红的脸颊,“娘亲亲手做了你喜欢的羊肉炉。”

        “嗯。”沈千凌扶着她进了院子,又好奇道,“二哥呢?”

        “原本上个月还在的,结果前不久又出门了。”沈夫人道,“你可还记得当初他从青楼里赎回了个姑娘?”

        “嗯。”沈千凌点头。

        “那根本就不是个姑娘。”沈夫人啧啧,“是个男扮女装的少年,后来皇上派人来接,才知道原来是西南王段白月的三弟。”

        “这样啊?”虽然沈小受早在西南之时就知道了实情,不过还是配合他娘做出了吃惊的表情,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八卦对象。

        沈夫人果然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千谦也是个实性子,当初千帆写信让他保密,他便真的谁都不肯说,后来你爹知道后还骂了他一顿,说他不知轻重。”

        “那后来怎么样了?”沈千凌好奇。

        “既然是皇上派人来接,那自然也没人敢拦着,还以为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谁知道走了一年多后,那孩子竟然又跑回来了,油盐不进谁的话都不听,千谦没办法,只好亲自送他回了西南。”

        沈千凌发自内心道,“二哥一定很头疼。”

        “可不是,不过娘也懒得管,娘只管你与你大哥。”沈夫人拍拍他的手,“先回屋去洗一洗休息一下,娘先去厨房看看。”

        “嗯。”沈千凌点头,欢欢喜喜往自己的小院跑,“宝豆!”

        “公子!”宝豆原本正在急匆匆收拾书房,还想着赶紧去院外迎接,却没想到骤然便听到他的声音,于是满脸激动冲出来。

        “我回来了。”沈千凌使劲抱住他。

        “我快想死公子了。”宝豆傻乐,围着他转圈看,“公子比先前更好看了。”

        “我帮你买了许多礼物回来。”沈千凌拉着他的手坐在石凳上,“都是稀罕玩意,你一定会喜欢。”

        “嗯。”宝豆道,“我也帮公子准备了礼物。”

        “你还帮我准备了礼物?”沈千凌闻言好奇,“是什么?”

        “公子等一下。”宝豆跑进屋,片刻拿出来一个本子,“这两年庄主特许我跟着先生一起念书,我便将这山庄内与千叶城发生的所有稀罕事都写了下来,好转述给公子。”

        沈千凌用膜拜的眼神看他,如此专业的八卦也很少见啊,居然还有笔记!

        “公子现在要不要听?”宝豆眼里亮光闪闪!

        不要这么八卦啊显得我们好像很闲一样!沈小受严肃握住他的手,“要!”

        真是非常赤诚!

        于是待到秦少宇过来时,推门就听宝豆正在绘声绘色道,“然后周家小姐便发现王二原来是她的亲生哥哥,登时哭着要上吊,特别惨。”

        “是啊。”沈千凌一边嗑瓜子一边感慨,天下有情人到头来都是亲兄妹,这种事情简直没人性。

        秦少宇看得好笑,上前揉揉他的脑袋,“在聊什么?”

        “秦宫主。”宝豆站起来打招呼。

        “先下去吧。”秦少宇道,“我有话要跟凌儿说。”

        “是。”宝豆识趣出了远门,沈千凌不满道,“有什么话一定要现在说。”我还没有听到周小姐和王二最终的结局,真是来得非常不是时候!

        秦少宇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

        沈千凌:……

        不要脸!

        “记没记住?”秦少宇问。

        沈千凌抱怨,“就不能换个法子。”

        “这是最快也是最便捷的方法。”秦少宇捏捏他的脸颊,“听话。”

        听你妹。沈千凌趴在桌上装死。

        这到底是什么馊主意啊……



  全本小说网阅读网址:m.xxqb5200.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